金石堂網路書店

會員功能列

 
( 0 件)0 元
結帳
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

購物車

( 0 件)0 元
結帳

我想證明,台灣能出現真正的大出版社 文/賴韋廷



金石堂2016年度風雲出版人物-郭重興

得獎理由:

郭社長以非常領導創非常風格,帶領旗下36個品牌日益茁壯;選書獨到,出版歷史、東方哲思題材創亮眼佳績。今年也佈署未來讀書共和願景,重新整併組織,建立一個更有效率服務讀者的理想閱讀國度。

「2004那一年要是知道往後12年會過得這麼辛苦,或許我那時候就不敢做出版了。」話裡帶著滄桑,說出口時卻開懷地笑了,飽歷世事似乎造就郭重興某種處變不驚的心志,無論身處順境或者變局,他經營出版事業的核心理念與願景,從未改變。

逆勢中持續創新 再領風騷令人敬佩

今年並非郭重興初次得到金石堂年度風雲出版人物的肯定,早在2004年,當他離開城邦集團,另行創辦讀書共和國不久後,旋即獲得此項榮譽。回到當時的脈絡,郭重興的勇於離開大集團;屆齡50歲之際仍帶著衝勁,以獨特的思維開創出版事業,這是令業界耳目一新的創舉和膽識。如今12年過去,在歷經金融海嘯、數位與行動閱讀崛起等連番衝擊後,台灣出版業進入了寒冬,他領軍的讀書共和國屹立不搖之餘,還能持續成立新出版社,做出有新意的出版品,這無疑更令人敬佩。

「我的想法就是,一個編輯就是一間出版社,沒有編輯就沒有出版社,其他像是業務、財務等位置,都是為了編輯而存在。」以編輯為本的說法,常見於許多出版人訴諸於外的理念,不過,理念如何被實踐到經營原則?遇到變局時要妥協幾分?每個人的取捨都不同。

郭重興的抉擇大概是最令業界匪夷所思的那一種。無所謂取捨,編輯始終被他放在營運架構中最重要的位置,他據此來決定分潤方式、業務規劃,而不是如同所有萎縮中的產業一樣,基於利潤和業務考量,要負責研發的編輯部配合。2016年年底讀書共和國剛完成業務部門的重新規劃,這個由郭重興親自主導的變革,正足以說明他對於核心理念的信仰之深。

「業務部,是讓出版社敢把命交付給他的部門,不能讓出版社找不到可以託付的業務。」郭重興說,原本一個業務負責一個通路,例如金石堂,所有出版社要商量金石堂這個通路的行銷策略,都找同一位業務。當出版集團規模尚小時,這樣的劃分很合理,但是如今讀書共和國旗下有近40家出版社,有些出版社一年出版上百本書;有些新出版社一年只出版三至四本,「出書少的出版社,得到的照顧勢必不周到。」

約莫一年前查覺到此現象後,幾經思索,郭重興重新調整業務部與出版社之間的關係,調整的重點之一,就是將業務分為若干組別,每組都對數個出版社負責,成為這些出版社的專責業務單位。「調整期幾乎花了一年,到了八月,新的方式才開始正式運作,但我認為這個改變是必要的。」業務規劃是如此,分潤方式也是如此。

出版,是與編輯合夥的事業

「分享,就是我對總編的態度。」郭重興表示,在讀書共和國裡,出版社所賺得的淨利,出版社可以拿到30%至40%,「總編來當我的合夥人,但不用帶著錢來,我拿錢讓總編當老闆,如果有賺到錢,總編分ㄧ些給我,我拿來投資新的出版社。」郭重興從不吝於投資新人與新的出版社,每年總有人帶著出版計畫登門拜訪,如果他被對方的想法打動了,就會全額出資,讓對方成立出版社。他說,新出版社在成立的前兩至三年必然是在燒錢階段。如果熬過了,營運開始上了軌道,還能和集團旗下其他公司一樣申請「新鮮人計畫」,聘用毫無經驗的社會新鮮人,薪資由整個集團撥經費來支付。

如果熬不過呢?「有相當的比例是,兩三年內,我花了三五百萬,他們把資金用完了,黯然離場,我的虧損就是這三五百萬;可是也有不少人撐過了這個階段,後來茁壯了,做出很多好書,對我們集團,乃至於對讀者帶來的價值,遠遠超過三五百萬。」總有出版社在燒錢,再加上繼續成立出版社,郭重興透露說集團每年都得花上千萬以上的預算在「繳學費」,但這個貌似不划算的賭注,他卻認為非常值得。

曾有同業質疑,編輯栽培起來,以後很可能跳槽,那不就白忙一場?可是郭重興說,不栽培編輯,出版社更沒有未來。1992年就創業成立出版社的他當然明白資金的重要性,只是他看得更遠。

投資人才,是創造未來的唯一辦法

當市場萎縮,同業紛紛卻步,他認為這是自己更該加碼投資,乘機擴張影響力的時候;別的出版集團固守既定路線多年,不再投資新人、新出版社,認為這樣是「安全」,他卻認為這是危機,因為下個世代到來,新的讀者已經產生,然而「編輯已經老了」。

「一個文明國家的出版業,出版集團應該像一艘航空母艦,比如英國、日本就有這樣的大出版集團,他們路線很多,也一直有新路線,不用擔心跟不上流行,他們自己就在領導流行。」郭重興說,台灣也許錯過很多能創造出版榮景的機遇,但想要追求成長,也並非絕無可能。

「我想要證明,台灣能出現真正的大出版社,做法就是不斷投資人才和出版社。」對郭重興來說,出版產業的寒冬,固然與許多大環境因素相關,然而他始終認為根源在於出版業的態度,「社會上很多爭議,但大家卻不閱讀以求取新知,政府或許該做點什麼來鼓勵閱讀,但是我們有做出精彩的書讓人不得不讀嗎?」他再次強調,有精彩的編輯,才有精彩的書。

不只是看得遠,腳下的步伐也踩得踏實。郭重興說再次獲獎讓自己有些困惑,「想知道選我的人對我有什麼期許」,他認為豐收的時刻還沒到來,成立14年的讀書共和國只是「規模初具」。但話鋒一轉,卻又表示「下一個12年後,你們一定要選我」,「我希望那時候可以交出成績單」。其實,再沒有任何人的期許比得上他對自己許下的大願了,我們都真心嚮往,那個台灣出現大出版社的時代,早一些到來。